他不止是阿格里奇的第三任丈夫

她的演奏,生机盎然,如今78岁,她依旧是那个在台上挥洒青春的吉普赛女王。

阿格里奇生命中的三位重要男性,也是古典乐界的常青树,他们分别是:陈亮声,迪图瓦和科瓦谢维奇。十几年前广东国际音乐夏令营期间,迪图瓦与阿格里奇携手前来,留下珍贵记忆。后来,广州观众也见过迪图瓦与美青交以及在广交乐季上精彩的指挥。今年底,科瓦谢维奇也将第一次来到星海音乐厅。

三段婚姻,全部紧扣音乐,对于阿格里奇来说,这绝非偶然。燃烧的青春,炽热的爱,都融入四个人的音乐故事中。首先,让我们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1959年。

阿格里奇的第一任丈夫陈亮声是一位华裔音乐家。当年18岁的阿格里奇与当时尚处于求学阶段的陈亮声一见钟情,不顾家人反对与他结婚。和她熟悉的朋友回忆,多年来阿格里奇的母亲一直在计划、安排她的生活,并强迫女儿无休止地练琴,这可能是导致这段婚姻的重要原因,姑且视为阿格里奇对这种“强权”的一种无声抗议。阿格里奇与陈亮声有一个女儿丽达-陈 (Lyda Chen)。

陈亮声祖籍广东,是瑞士著名华裔指挥家、作曲家,由于他对日内瓦大学合唱团和瑞士室内乐的发展作出显著的贡献,瑞士专门为他设立“大学乐师”一职,在瑞士绝无仅有。当年两人离异后,陈亮声成为著名演员斯琴高娃的丈夫。

阿格里奇的第二任丈夫迪图瓦,是广州乐迷熟悉的指挥大师,两人初遇在1959年。

阿格里奇当时刚刚获得日内瓦国际钢琴比赛大奖,同样初出茅庐的迪图瓦与她合作演出,初见即有好感。十年后,两人重遇,彼时都是单身,惺惺相惜之余最终走到一起,步入婚姻殿堂。两人因相爱而结合,因相知而分手,而这段关系来去从容,即便到告别时也没有吵闹与纠葛。“我们中午去离婚,下午还在一起看电影”,傅聪阿格里奇迪图瓦说。

阿格里奇的第三任丈夫斯蒂芬·科瓦谢维奇(Stephen Kovacevich),也就是今年11月29日即将第一次来广州在星海音乐厅举行独奏音乐会的钢琴大师。届时,科瓦谢维奇将带来他最为擅长的“3B”作品。

科瓦谢维奇令人称道的作品有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勃拉姆斯两部钢琴协奏曲,格里格、舒曼的钢琴协奏曲。《华盛顿邮报》曾这样评论他的演奏:“听科瓦谢维奇的音乐诠释就是一种体会音乐家完全融入到自己作品中的体验。每一个片段都具有形式感、目的性和整体感。他仿佛制作了一个广阔无边的调色板,在比较安静的一段尤为明显。科瓦谢维奇对作品的诠释独一无二,直接发自于内心深处。观众们坐在台下完全被吸引,沉醉在科瓦谢维奇音乐中所传达的自由、平静、洒脱和希望中。”

在这样的杰出演绎下,阿格里奇也被迷倒了。她和科瓦谢维奇的相识正是源于一场科瓦谢维奇的音乐会。

肖邦钢琴赛之后,曾一度陷入低迷的阿格里奇又慢慢回到了国际演出舞台上。1966年,阿格里奇到了伦敦,没想到遇到了新的爱情。初到伦敦的她,在傅聪的带领下去看科瓦谢维奇的演出,被他的音乐深深地打动。

当时,恰逢科瓦谢维奇也处在困难时期。他从纽约到伦敦师从海斯,而他的老师刚刚去世。这些巧合,加上他与阿格里奇相似的童年,且年龄相仿,都是25岁,来自同一个美洲大陆,都有克罗地亚犹太血统,科瓦谢维奇祖父的村庄与阿格里奇母亲的村子相差只有几公里……这一切,都是两人喜结良缘的基础。

关于这段不长的婚姻,科瓦谢维奇曾说,这段日子并非一帆风顺,时而暗无天日,时而激情澎湃,却难得见到光明,也没有诗意可言,彼此都倍感拘束。这一些故事,多少在科瓦谢维奇与阿格里奇的女儿、摄影师 Sephanie 的《Bloody Daughter》一片中有所涉及。

11月29日,听一场有故事的音乐会。他的演奏,能让钢琴女神着迷,相信也必定让你着迷。

▲阿格里奇与三个女儿合影。最左Lyda Chen是与陈亮声的女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illuminarecords.com/,玛塔中间的Sephanie Argerich是和钢琴家科瓦谢维奇的女儿,最右面是抱着她的孙子Lukas的Annie Dutoit,是她和指挥家迪图瓦的结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